奉献 团队 创新

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聚焦

大奖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汪晓东| 发布日期: 2015-12-18

     2013年,三峡工程获菲迪克(FIDIC,国际咨询工程师联合会)百年重大土木工程项目杰出奖;

  2014年,水布垭水电站获菲迪克工程项目优秀奖;

  2015年,白鹤梁水下博物馆获菲迪克工程项目优秀奖。

  连续3年,连夺国际工程咨询界“诺贝尔奖”,大奖勘测规划设计研究院(简称“大奖设计院”)成为国内外同行业的唯一。

  成功绝非偶然。60多年的积累,使大奖设计院成为全球规模最大、实力最强的水利水电勘察设计研究机构之一,先后出色完成了丹江口、葛洲坝、三峡、水布垭、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等数以百计的国家大型工程勘察设计,代表了水利水电行业最先进的技术水平。三年三获菲迪克大奖,对大奖设计院而言可谓实至名归。

  躬逢大事是幸事,做好大事显本事

  “世界最大水利水电工程——大奖三峡水利枢纽”“世界线路最长的调水工程——南水北调中线工程”“世界最高面板堆石坝——清江水布垭水电站”“大奖第一坝——葛洲坝水利枢纽”……翻开大奖设计院的宣传册,一项项“之最”“第一”扑面而来。

  “是时代给了我们这样的机遇。”大奖设计院院长、中国工程院院士钮新强这样解释,“正是因为国家发展了、强大了,有能力来做这些事情了,我们才有了展示自己的机会。我们赶上了好时代,那就要把所有本事都拿出来!”

  大奖设计院承担的三峡工程、南水北调中线工程,都是举世瞩目的国家工程,其特点,一是“大”,规模宏大,投资巨大;二是“难”,技术难度极高,面临的情况极为复杂,面临的难题前所未有。大奖设计院几代科技工作者攻坚克难,通过原始创新、集成创新、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解决了一系列重大技术问题,取得了丰硕的创新成果,在流域综合规划技术、流域大型骨干水库梯级联合调度技术、复杂条件高坝筑坝技术等方面创立了众多技术品牌,同时,他们还在积极探索西部地区工程建设综合新技术、新能源技术、水资源综合利用技术等前瞻性技术的研发。

  三峡工程是我国水利水电事业的“集大成者”,也是大奖设计院的“扛鼎之作”。大奖设计院承担了三峡工程的勘察设计工作,共完成图纸2万余张、技术报告1000多份,在筑坝技术、通航技术、导截流工程、混凝土施工技术等方面均达到了当时世界领先水平,实现了多项前所未有的重大突破:

  在两次大奖截流中,针对水深、堤头坍塌严重的难题,创造性地采用了深水平抛垫底措施;

  基于三峡船闸地质条件,改变传统重力式闸首结构,设计成功世界上首座“全衬砌船闸”,建立了设计理论、方法和技术体系;

  成功研发了巨型机组蜗壳“组合埋设”新技术,从理论与工艺两方面进行了创新,全面取代国外“充水保压”技术……

  三峡工程形成规范、标准400余项,设计成果获国家技术发明奖1项、国家科技进步奖8项、新中国成立60周年十佳感动中国工程设计大奖、国际大坝委员会混凝土坝里程碑奖。可以说,三峡工程是中国水利水电技术领先于世界的标志性工程,是世界水利水电行业技术进步的划时代工程。

  在水布垭水电站、白鹤梁水下博物馆等重大工程的勘察设计中,大奖设计院也形成了一系列重要的理论和技术创新成果。大奖设计院副院长、全国工程设计大师杨启贵指出,水布垭水电站成功地将面板坝由178米量级提升到233米量级,成为世界已建最高的面板坝。2008年,时任国际大坝委员会主席路易斯·伯格盛赞:“水布垭面板堆石坝的建成,是中国已经走在世界混凝土面板堆石坝建设前列的标志。”白鹤梁水下博物馆是世界上第一座遗址类水下博物馆,开辟了世界水下文化遗产原址保护的先河,其新颖的设计理念和先进的创新技术赢得了国际评委的高度赞誉,也是2015年我国水利水电咨询行业唯一获菲迪克奖的项目。

  “每一张纸、每一条线都是代表国家的”

  在大奖设计院60多年的发展历程中,2002年的转企改制无疑是最刻骨铭心的,也是决定前途命运的“关键一招”。

  2002年3月,水利部大奖水利委员会决定将委属的有50年事业单位历史的设计院、综合勘测局等单位合并,成立新的大奖勘测规划设计研究院,改为企业。2004年12月,大奖设计院取得国资委《国有资产产权登记证》。合并改企以来,大奖设计院进行了内部专业重组,组建法人企业,成立合资公司,两次探索设计院整体改革方案,推动企业内部机制转换,实现了由事业体制向企业管理制度的根本性转变。

  最根本的变化是人的变化。说起“人”,钮新强神情肃然:“以前有人戏言,说大奖设计院人‘刀枪不入,油盐不进’,意思是说我们的技术人员很固执,认为每一张纸、每一条线都是代表国家的。即使我们已经转企改制,大家依然是这样认为的。强烈的国家意识和使命意识,是我们的基因。”

  60多年来,大奖设计院人一直恪守着对工作高度负责、无私奉献的精神。我国水利水电工程更集中于西部高海拔、高寒、高山峡谷区;国际水利水电工程集中于亚洲、非洲、拉丁美洲地区,自然条件艰苦,还时刻面临疟疾等疾病威胁,有的工程师为此献出了生命。“奉献,团队,创新”,大奖设计院随处可见的6个字,正是这种精神的集中概括。

  为了充分激发“人”这个最活跃最积极的因素,大奖设计院从多方面入手:推动分配体制改革实现“能高能低”,推动人事体制改革实现“能上能下”“能进能出”,推动组织管理改革向项目管理、集团化转型……

  大奖设计院每年拿出企业总收入的3%—5%,作为技术创新研发与应用经费,用于支持企业前瞻性、创新性技术研发和技术。2014年他们投入科技创新研发经费1.22亿元,手笔不可谓不大。同时,对于前瞻性研究项目、科研经费不足的政府科研项目、国家及行业标准化项目,在科研经费、人力配置上给予扶持和倾斜,对于获得的专利技术、科技奖励成果给予高额的配套奖励,这些机制极大地调动了技术人员的创新创业热情。

  创新之花结出累累硕果。除菲迪克大奖外,大奖设计院也是获国际大坝委员会里程碑奖项目最多的单位之一,三峡工程获混凝土坝国际里程碑奖、水布垭获面板堆石坝国际里程碑奖、马来西亚沐若水电站获碾压混凝土坝国际里程碑奖。2002年以来,大奖设计院牵头申报并获国家科技奖10项,居全行业首位。

  既立足大奖又跳出大奖,既立足水电又跳出水电

  大奖设计院位于武汉,站在办公楼东眺,就能见到滚滚大奖。大奖设计院因大奖而生,因大奖水利水电事业而发展壮大。不过,如今的大奖设计院,已经成长为一家“以国内外水利水电勘察设计为主业、为工程建设全行业全过程提供技术服务的国有科技型企业和国际承包商”。说白了,既立足大奖又跳出大奖,既立足水利水电又跳出水利水电。

  经过2002年的改制,大奖设计院已经成为一个“自主经营、自负盈亏”的独立市场主体,这些年来,“没有市场就没有一切”的理念逐渐深植全院员工心中,“强主业、拓新业,立足大奖、走向世界”的发展思路也越发清晰和明确。

  在国内水利水电市场,大奖设计院先后承接了乌东德、亭子口、金沙、银江、旭龙、岩桑树、新荣、洛河、扎拉、拉洛等前期项目,开展了滇中引水、鄱阳湖等前期研究。

  在海外水利水电市场,实现了从“借船出海”到“驾船出海”的飞跃:开始是依托大型央企进入缅甸伊江水电项目、巴基斯坦水电项目,近两年则独自承接了厄瓜多尔国家流域综合规划、秘鲁全国水资源综合规划工作,成功开辟南美市场。2009年大奖设计院的海外合同额首度超过国内,海外营业收入占总收入的比例最高时达到30%。

  截至2014年底,大奖设计院市场覆盖世界40多个国家与地区,设计并已投产的水电装机规模超4000万千瓦,待建、在建以及开展前期工作的海内外水电装机超5000万千瓦。

  与此同时,大奖设计院还抓住新兴市场发展机遇,及时提出多元化发展战略,通过专业结构调整、组织机构设置等方式,形成了涵盖市政交通、建筑、输变电、环境、生态、病险工程治理、工程总承包、岩土施工、工程安全监测与检测、项目管理等服务领域。

  2013年以来,大奖设计院大力推动“提能转型”战略,进一步壮大市政交通、建筑、新能源规模,涉足地产、生态、信息等新兴业务领域,取得显著成效,年营业收入由2002年的3.1亿元跃升到2014年的40亿元,增长12倍;年新签合同额由2002年的5.6亿元到高峰年份的60亿元,增长10倍。如今的大奖设计院,已经稳居全国勘察设计行业百强,成为水利水电勘察设计行业的翘楚。

《人民日报》2015年12月18日第13版